男生高考170分謊稱470 得知父母回家墜崖身亡

時間:2014-09-01 編輯:白金會

這個孩子雖然成績差,但是從不搗亂,最經常的狀態就是沉默地坐在教室后排,看上去有點孤獨。

他曾提到“死亡”

卻沒有人“聽見”

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在尚飛的微博里,發現了一些他留下的信息,他曾提到過“絕望”“寂寞”甚至“死亡”。遺憾的是,他的聲音沒有人聽見。

2013年中旬,他在微博中感慨:原來我孤身一人。好絕望……好絕望……一步錯,滿盤皆輸。人生于我之悲是無知,因為不知輸在何時,如何改變。總以為能掌控自己,失利也不以為意,在迷茫的路上盲目樂觀,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,自己的夢,一場繁化(繁華)一場空。

2013年12月2日,尚飛第一次提到死亡,“能直面生死,就能無所畏懼。”

21天后,他發布微博,“他寂寞的(地)活著,他寂寞的(地)死去。死帶走了全部……包括人們對他的記憶。”

2014年5月28日,高考之前,他寫道,“高考之后,再也沒有什么理由了。”“我悲哀的(地)發現,我與這個時空脫節了。”

7月1日,尚飛最后一次更新微博,“你們的記憶里會有我嗎?”

在隱瞞了一個暑假的高考真實成績之后,在父母從北京趕回旺蒼等待賀喜之時,旺蒼中學今年高三應屆畢業生尚飛(化名)在父母前面大哭一場。其實,他的高考成績是170多分,并非他在7月31日向父母報告的“470多分,超過重點線20多分”。

8月10日,18歲的尚飛從自家后面200多米高的山崖墜下身亡。此前,他最后一次更新了自己的騰訊微博:你們的記憶里會有我嗎?

沒有存在感的少年

沉默內向,成績很差但很乖

在尚飛的班主任楊老師眼中,尚飛是個性格內向的學生,成績很差,但很遵守課堂紀律和校園秩序。他第一次對尚飛有印象,是源于一次摸底考試。那次考試中,尚飛總成績100多分,排在年級1000名以后。楊老師留意觀察發現,這個孩子雖然成績差,但從不搗亂,最經常的狀態就是沉默地坐在教室后排,下課時,其他同學都鬧成一團,他還是靜靜地坐著,不看書也不做題,也不跟人打交道,就是一個人發呆,看上去有點孤獨。有同學跟他說話時,他的表情看上去也并不歡喜,還是保持一種很平淡的狀態。

尚飛高三會考成績只有200多分,楊老師曾問他,這個成績參加高考,恐怕很難獲得一張滿意的錄取通知書,未來有什么打算?尚飛回答:“不想再讀書了,也不想再參加高考了。會考既然已經結束,就想去工作。”但后來他又告訴老師,因為家里不同意他去工作,還是會堅持參加高考。

高考結束后,6月底成績就出來了。尚飛只考了170多分,沒有收到任何錄取通知書。他的唯一好友兼同學小文(化名)和他是同村發小,高考結束后,兩人一起把所有的書都賣掉了。小文回憶,當時兩人的心情都比較輕松,覺得上學的“苦”日子總算是過完了。小文說,尚飛沉默但不冷漠,平時有什么忙,絕對會幫。但小文也表示,尚飛因成績太差,全校都皆知,他為此似乎一直很介懷,偶爾提起一兩句,總說自己上不成大學,也不愿復讀,不曉得還能做啥子。

尚飛的姐姐婷婷今年24歲,剛從川內一所大學畢業。在婷婷眼中,小時候的弟弟乖巧懂事,只是弟弟上初中后,她就去外地讀大學了,父母也在外打工,只有過年時,一家人才得以團聚。旺蒼小山村中的家中,常年空落落的,只剩下弟弟一個人。似乎就在這時,弟弟漸漸地與姐姐疏遠了。“我給他打電話,想問問他的生活情況,可他往往只有兩三句話,之后就沒話說了,我只好把電話掛掉。”婷婷說,“弟弟若是主動打電話給自己,那么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錢不夠花了。”

謊報考了470多分

在外地的父母開心難眠

尚飛的父母,今年50多歲,常年在北京各建筑工地打工。

尚飛的父親說,自己和老婆在工地上掙的都是血汗錢,他們雖然老了,可是盼兒子將來能過上城里人這樣干凈體面的生活。在工地打工時,尚父與兒子通電話的頻率基本上是1個月1次。兒子需要用錢,他就立刻把錢打到兒子的卡上。“不多問,要錢就給錢,只要好好學習就行了。”尚父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之所以在錢上對兒子從不吝嗇,是因為盼著娃兒好好學習有其他的出路,將來別過自己現在這種日子。等到7月份,尚父聽工友們說,高考成績出來了,但兒子并未將這一消息主動告訴自己,他在疑惑和焦慮中給兒子打去電話。

    將本文轉發至:

排列5的中将机会多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