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乘務員分享一場命中注定的美麗意外

時間:2016-03-29 編輯:白金會

       常聽人說時間是良藥,我深以為然。

  成為一名乘務員是命中注定還是美麗意外,我也在等時間的答案。三年時間,新人舊人,職位變化物是人非,我眼中所見心中所思與從前大相徑庭。

  青蔥年少的時候,我在去往倫敦的飛機上遇見了一個去求學的女生,她坐在出口座位,而我恰好是門邊的小新乘,干完了活盼到快落地早早坐下歇息了。彼時正發著呆,我對面的年輕姑娘開了口,她問一個需要轉坐火車到達的地方在哪,我不知道,由此聊了開去。她說羨慕我們能經常去各個不同的地方,羨慕我們每個人穿制服化妝還有臉上燦爛的笑,同時也表示覺得我們甚是辛苦,她很欽佩。我不好意思地笑,說我羨慕她,能去國外留學,她卻突然認真地對我說我也可以,我說我舍不得這份讓我安身立命的工作,未來太多未知,而我必須養活自己,靠自己的雙手活的有些骨氣。她了然的笑笑,說起她自己,原來她在銀行工作,因為人事復還有那微薄的工資斷了念想,毅然決然辭了職追夢去了。我打心眼里有些佩服,估摸著也是有些家底的才能說走就走,她卻告訴她的家境并不富裕,她存了兩年的錢也只夠她去英國三個月的開銷,但是沒關系,她會去打工養活自己,到時候總有辦法。你看,又是一個向時間索要答案的姑娘。

   旁邊的阿姨聽完笑了,她說你們年輕人吶就是這樣,吃不了苦做事又沒個長遠計劃,就憑自己一時好惡,還是經歷的太少啊。我有些不同意,我眼前的女生似乎有些委屈,反駁說有些苦吃得而有些苦吃不得也不該吃,說為了一個編制多少人擠破頭互相暗地使絆子,她也是心灰意冷又加上確實夢想讀研才這么做。阿姨說夢想和現實是兩回事情,是啊,我從前不也認為我會做一個寫字樓的白領嗎。阿姨說她覺得銀行工作多好,朝九晚五還有雙休,女孩子做這個太合適了,也好嫁人。我不禁莞爾,那我估計在她眼里得孤獨終老了吧。女生說她就想趁著還年輕來得及,再學一學看一看,就算所有人都覺得不值得她也不后悔,說著說著飛機就要落地了。匆匆打過招呼,女生奔向她的夢,阿姨跟著導游奔向她的旅途,而我也準備稍作休息迎接下一撥新的客人。在這斗轉星移的三年間,我時常問自己,我想要什么,是要升職加薪還是要另辟蹊徑?

   都不是。

   我聽到高位者的感慨,乘務長的艱辛可見一斑,沒日沒夜的四段和帶不完的徒弟,還有后面不省事的小新乘,我有些怕,我羨慕云淡風輕飛鳥投林,不想蠅營狗茍虛與委蛇。想另謀出路又覺得實非明智之舉,頗為制肘。可一轉念,到底還是無事可想的,就如同那女生與阿姨,人各有命天地自知,是遠渡求學還是安于一方,是不管受何待遇多少委屈都從一而終還是因著血性氣節憤而離開,時間總會給你給我們一個答案。

   從前稚嫩的我,因為打翻一碗湯一杯水哭泣的我,因為連著幾天四段而累倒下的我,也隨著時間流逝遠去了。我懷念卻不想回到從前,這變化了的我,不再軟弱和哭泣的我,做事越來越得心應手的我,便是時間給予的答案,我這三年的答案。

   所以啊,著急什么呢,你將擁有的,或許是一筆巨大財富,你現在失去的或許只是蠅頭小利,我們且定定心心,笑著向前,那些非議那些責罵留在身后,讓最好的自己看見最好的答案。

    將本文轉發至:

排列5的中将机会多大